同城附近人约茶服务联系:【点击进入立即约茶】 海选 约茶 会/所 外÷围 、网站用户在网上看好服务,可直接去距离自己最近的线下体验店喝茶约上门【点击进入立即约茶】 :【点击立即预约服务】茶会时间: 19:00之前完成签到 

灵性家庭系统排列

家庭内的秩序

2023-01-18 11:57:08 admin

家庭内的秩序 


谁明了家庭内所有的秩序,便能够在原生家庭内得到发展,在适当时候建立自己的家庭,承担应有的责任。这一章补充在爱的序位中带出的命题,并指出对家庭秩序的认识,可以进一步帮助我们面对困难的处境与命运的挫折。


归属权的权利


家族系统内的深层活动是受一项基本原则控制,从事情的后果,我们便意会到这个原则对我们有什么要求:每一个在系统中的人,不论他仍活着或已经去世,都有同样的归属感,去世的人不是离开系统,他们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被排除或被遗忘的人,若能得到家庭的接纳,系统便达到完整,活着的人也会感到完整和自由。 


谁归属家庭的系统


谁归属家庭的系统呢?家族系统的完整对哪些人有意义?兄弟姐妹、父母亲、不论是活着或已经去世的。其次的是(外)祖父母,有时甚至是曾(外)祖父母。还有的是那些为了让别人进入系统,而牺牲自己在系统的序位的人。例如父母或(外)祖父母的前任伴侣。


当家庭中所有的人都被承认,且在我心中有一个位置,我便能够感到完整和丰盛,能够从系统中的牵连纠葛释放出来,不再被不幸缠绕着;而其他的家庭成员带给我好的力量,使我得以正直地做人。


除了与家庭成员有连结之外,人也常会与其他的人有连结的,因此,他便应该在心中给他们一个位置。或如在纳粹时代幸存者对其他死难者;战士对战死的同僚或敌人,甚至杀人犯对被害者也是一样。


家庭内的好与坏


有一些人被排除在系统之外,因为有人说他们没有资格被尊重,例如赌徒、酒徒、同性恋者或罪犯。如果有人说:在这里我比他得到更大的归属权,让某些人被排除,系统会受到破坏,因此系统也会向其他成员施加压力,以争取重整系统的时机。在下一代中便会出现,某人认同上一代被排除的人的情况,而这认同的人,便不知不觉地承担着他人的思想行为,甚至与他有同样的命运结局。


解决方法只有一个,被排除的人,要回归系统,要被承认,与其他人一样地得到应有的归属权,还要向他说:“我们没有公平的对待你,真是抱歉。”刹那间,我们可以看到曾被排除的人,会向后人散发出一股巨大美好的力量,支持后人。


家族排列中,我们会体验到一些奇怪的现象,表面上看来的好与坏,实际上大多数都是相反。所以,跟随系统概念工作的治疗师,必须诚心地接纳、尊重被排除的人与被视为可恶的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才可能博取系统内每一个人的信任。如果我们是单方面支持求助者的指控,对他说:“你们看看你父亲或叔父是怎样的一个坏蛋,他们怎样虐待你。”这样做,我们会失掉系统中所有人的信任,只有通过爱,才可以得到解决方法。


完美


完美一词在神学、道德教义以及精神学中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但我对完美一词却只有简单的阐释。首先,拒绝父母或在内心贬抑父母的人,是无法与自己取得和谐的,在内心中,他会感到空虚与被分割。相反的,接受父母,尊敬他们,在心中给他们一个位置,人便与自己取得和谐。本质上每一个人都来自他的父母,拒绝他们也就是拒绝自己。


那是完美的开始,但仍然不够。凡是属于家庭与亲族的人,不论已去世的、被排除的、被遗忘的在我心中都应该有一个位置,这才算完美,人才能真正自由自在地迈向未来。


这份完美也能了结过往的历史,由于已去世的以及被排除的人,在我心中占有一个位置,我们相互之间都会得到和平;他们虽然已经死亡,但他们的影响力仍会持续下去。


接受你的父母


孩子只有接受父母,才能与自己和谐。正确来说,接受父母就是以完全没有保留的态度,接受他们的性情品格,完全没有想法或企图想去改变他们。谁能这样肯定地接受父母,父母的力量便活现,他就会得到和谐,感到完整,在他身上也会散发出父母的力量。


有些人以为,如果他们接受父母,他们也会沾染父母不良的素质。可是我从未遇过这种情况,谁接受了父母,他们就会得到父母全部的力量,而父母曾经有过使人害怕的命运际遇,例如疾病,就变得无关紧要了。父母根本不可能选择自己所要给予子女的东西,子女也同样无法选择可以从父母那儿得到什么。父母所给予他们的,他们既不可以减少,也不可以增加。承认了这一点,我们便与更伟大的整体得到和谐。


向父母鞠躬


向父母鞠躬也表示我同意所得到的生命,同意因为要得到这生命所要付出的代价,以及这生命早已注定的命运。这个鞠躬不单只是对父母的一份尊敬,更表示同意自己的命运及它带来的机会和局限。


这一个鞠躬也是一项宗教性的实践,谁能做到,刹那间,他便能品尝到自由的滋味。由于人们在鞠躬前对父母还有要求、责备、或仍有抗拒;也就是因为要抗拒某人,他会不断地把注意力停留在这人身上,最后他自己也会变成所抗拒的人。例如:母亲反对儿子的父亲,妨碍儿子与父亲连结,儿子更会变得与他的父亲一模一样。每当我想制止某人的某种行为,某人便必然会做出那些被制止的行为和事情。


父亲与孩子


父亲是长存在孩子的生命中。如果我拒绝某人的父亲,我就是拒绝孩子。孩子会感受到这份拒绝,他会有不完整,被分割的感觉。


生命本质比父母更伟大


很多问题的产生都是因为我们有一个概念,以为父母带来生命、以为父母操纵生命、以为他们拥有生命。这实在是一个极为荒谬的想法,也妨碍父母寻求解决的办法。


眺望一下那漫长的远方,那生命的源头,然后再看看眼前的父母,我们便察觉到父母也是非常渺小,并不如我们想象的无比威力,有操纵命运的力量;孩子因此会得到自由,接受来自父母,同时也超越父母生命的方式。同时,由于孩子这份认知,使父母也得到更崇高的敬重,因为父母与世世代代连结着。这一份认知,使父母和子女大家同样得到更大的自由。


接受生命是一项宗教实践。在生命面前鞠躬,这一刻化解了一切对父母的责备。从前的种种罪恶以及清白、无辜随之烟消云散。只有秉承对生命奥秘的敬畏,才能完成这项实践,一昧的责备父母的行为,只是一份狂想,孩子以为可以随自己的喜好处理生命,或可以为生命付出代价,比如透过疾病。面对伟大的生命,人们如果没有这一份欣然奉献的心,治疗工作只会不停地原地打转,没有帮助。


罪恶和摆脱罪恶的无理要求


心灵有一个要摆脱罪恶的渴求。人们以为可以逃避罪恶,有很多问题都是源自于人们以为他可以逃离罪恶。


我们试想父母曾经为我们所付出的一切,由母亲怀孕开始直至分娩所承担的危险,多年的照顾与关怀,能够看到和接受其中的意义是极不容易的。某些人想摆脱内在的罪恶的感觉,罪恶在这里被看成责任,他们对父母摆出强硬苛刻的态度,提出各种要求,甚至感到自己是优越伟大,这种行为态度无非是对罪恶感的反抗。


谁能够正视这份罪恶感、正视父母和他们为他所做的,这才是伟大。孩子如能看见父母及背后的(外)祖父母,看到他们无微不至的爱,然后说出:“我接受这一切。”心灵便会变得广阔、伟大、有力量。


人不可能永远守住这份力量,他必须把力量延续下去,当有了孩子、成为父母,他可以把力量传承下去,一代接着一代,因此承受施予所产生的罪恶感也会消失。人们如果了解这份意义,对大家都是一个福气。


其次要承认的是,我们得以生存是有赖某些人的牺牲。同样地,也是由于我们在某些方面的牺牲,其他人才能生存。有时我们更是无缘无故地要忍受某些人加诸自己的苦难,原因是我们大家都是纠结在一起的。


当我们看清楚这个实情:我们无一不是纠结在这些罪恶与清白、施与受以及被挑战的交换游戏中,我们便能够顺应周遭的一切。


当然,有人由于一时的草率、不小心带来不幸的后果,又因为害怕承认自己是加害者、不敢承担那些后果,其他人便要替他承担。例如,后代中有人感受到这份罪恶感,并以为他可以独力承担一切后果。这真是一大荒谬,他根本没有这份能力,也不是处于这个需要承担后果的位置。


表面上看来,虽然我们有时是加害者,但事实上我们是活在一个更大的相连关系中,当中运作着其他的力量,驱使我们为这个相连关系做出罪恶的事,尽管我们并没有因此摆脱罪恶感。在排列工作坊中,我们察觉到某些力量在运作,知道这一点,我们的一切想法(比如“如果他没有这样做,便没有如此下场了。”)便会停止,而且可以清楚看见从前的真相,并曾经发生的事情,同时,与事件有关的人也得到平安。


父母和孩子之间爱的序位


孩子从父母得到生命,孩子本着爱接受父母与来自他们的生命,这便是父母与孩子之间应有的秩序。


但在某些情况下,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爱是无法产生连结。比如这个个案,父母明显与原生家庭有着某种牵连纠葛,因此无法关心孩子、支持他,甚至竟容许他们的父母阻止自己的婚姻,这是父母的罪过,他们要自己承担,孩子不准干涉。


海宁格(对个案):这里的意思是,你如果对父母说:“我让你们离去”。他们便要承担所有责任。从他们那里你已经得到最主要生命礼物,继父及姊妹的照顾对你而言,是额外的一份大礼物。让父母亲独自面对他们的命运,你可以得到自由,同时更能表示你对他们的尊敬。你现在如果好好地生活,比如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减轻父母的负担,也显示你对父母的爱,他们也不需要再有坏的良知了。


爱的力量


关于爱还有一个秘密,孩子以为,他的爱有无比的威力。只要他显示出足够的爱,他可以让其他人快乐,只要他作了足够的牺牲,也可以为其他人创造快乐。这一份带有魔力的态度,使孩子自以为可以掌管别人的快乐。


父母对孩子往往也持着同样的态度。他们以为,只要他们对孩子有足够的爱,孩子便会好好的。这只不过是一种想法,以为爱有无比的力量。不过,这份爱又同时使人感受到完全无能为力,因此这份爱非常痛苦,也常被藏匿在不良或者令人无法理解的行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