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附近人约茶服务联系:【点击进入立即约茶】 海选 约茶 会/所 外÷围 、网站用户在网上看好服务,可直接去距离自己最近的线下体验店喝茶约上门【点击进入立即约茶】 :【点击立即预约服务】茶会时间: 19:00之前完成签到 

灵性家庭系统排列

海灵格家庭系统排列访谈:温文有礼的伴侣往往破坏关系

2023-01-18 11:43:34 admin

海灵格家庭系统排列访谈:温文有礼的伴侣往往破坏关系

 

   伴侣若太有礼貌,完全不发脾气,反而破坏双方关系;

 

【问】愿意因对方做错事而适当的发脾气,才能重整大家的关系。


【答】当我受到伤害时,我不期然有报复的冲动。若报复成功,平衡就得以重整。相反,若有人对我不公平、伤害我,我反而原谅他时,我便把自己放在超然的位置,令对方无法重整平衡,无论做什么,只会愈弄愈糟。尤其是在负面事情上,对平衡的需求往往会因为宗教思想、意识形态、社会秩序等受到禁止和压抑,后果堪虞。抗拒人类对赔偿的基本需要是一种过失。


要是受伤的人反过来作出报复,或向对方有要求时,这种补偿就能吧双方关系带回平衡位置。要维持关系的话,被伤害者的要求或报复应该稍为仁慈,爱对方时付出多一点,受到伤害时报复轻微一点。


在婚姻关系中,丈夫可能会以说话伤害妻子:『你和你妈妈一模一样!』妻子也需要说些什么来伤害丈夫。许多人可能难以接受,何解伤害也要得到平衡,就如付出必须平衡一样。但只要我给予对方多一点好处,少一点惩罚,爱就能充分发挥。

在南非时,我在一间贵族学校工作。学生想测试我的底线在哪里,因为我既是神父又是总监。某个星期四,学生们说想进城玩,因为当天不用上学。我同意,但要求下午准时回来参加教堂弥撒。不出所料,下午他们没有准时回来,直至晚上才回来。由于他们伤害了我,要维持平衡的话,我必须做一些事去伤害他们。这间学校有些学生代表参与行政。当晚,我聚集了所有学生代表,在头15分钟内一言不发;然后,我对他们说学校纪律出了问题,必须做些事来重整纪律。我提醒他们,若要从我或学校身上拿到什么的话,一定要赢取我对他们的支持。我建议他们改天和其他学生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第二天,他们谈了4小时,之后给我一个提议,由于不是很公平的补偿,我拒绝了。他们再回去讨论,又谈了4小时,然后向我提议:学生们放弃未来一整天的假期,帮我收拾好足球场。我同意了。在他们动工那天,只做了半天我便说足够了,他们可以停止。这是一人让一步的方法。自此之后,学校一直再没有纪律问题。

 

【问】我要好好记着这个例子,去打理我的家。


【答】一个母亲若事事坚持规矩,她会失去爱,她必须放弃一些东西、违反一些原则,才能保存爱。当然,若她什么原则都没有,对小孩也不是件好事。

 

【问】这对我来说很合理,完全明白。


【答】多数母亲都有自动这样做,又是放松少许,让孩子有些松驰的空间。

 

【问】这种不论好坏都需要施与受的理论,是否只适用于小团体?


【答】是的。唯有这样才能建立人与人的关系。伴侣若太有礼貌,完全不发脾气,反而会破坏双方关系;愿意因对方做错事而适当地发脾气,才能重整大家的关系。若对方做了太多坏事,却把他合理化时,恶果会继续升级,不会终结。

 

【问】为何这道理只适用于小团体?


【答】如果超越小团体的界线,后果会非常恐怖,你看看战争就会明白。

 

【问】但死后战争中也有原则在运用?


【答】当这道理适用在超越了一小撮人的环境中时,就是越界。若整个团体或民族要求另一民族付出代价去偿还时,就等于把本来只适用于个人的原则提升到民族层次,这是战争的开始。只有当整个民族放弃要求偿还时,才会得到和平。即是说,双方要求与对方重新开。

 

【问】即是说,治疗师要分得很清楚,哪些是社会政治层面,哪些是个人家庭层面,以及所产生的各种问题。每当说到这个意念时,我们的意思是一个有清晰定位的小组,由20-30人组成,这群人不是朋友就是亲戚,对吗?


【答】对,若混淆了不同层面,就有误会。我们很难限制别人怎样追求补偿,以及怎样才是适度的报复。若认为『我认为是好的,就是对全人类都好的事』,很容易超越了适当范围,侵犯了界限,引起破坏。

 

【问】那就是说,当追求平衡应用在界线之内时,是有意义的,能推动人与人的团结;若超越了界线,就会破坏和平。从另一角度看,无论做好做坏都必须留在界限内,就算有人觉得有义务去保护全世界,也可能有相反效果,是吗?


【答】完全是这样。世界上总有人认为自己比其他人更好、更伟大。许多出发点良好、助人为本的团体组织,最后总是产生奇怪的后果。在我而言,当然看到他们的界限何在。作为神职人员,我总是希望帮助有需要的可怜人。我能看到他们什么时候才是真正受益,真正感谢我们。我也看到若是助人者和受助者之间的关系并不和谐,是很危险的。最大的危机可能是我们只顾施予帮助,却没有尊重他们。

 

【问】你说过良知有两种,一种是付出与接受,一种是组织的良知,还有没有其他种类种类


【答】种类有许多。不过我若逐样讲出来,就会被结集成理论了。这个范畴根本没可能收集或作总结,只要有一方面清楚,已经足够,已经能限制恶念,导向善良。

 

【问】何谓限制恶念、导向善良?


【答】尊重每个人都受到纠缠障碍,或每个人都以不同方法有所得着。这是以超越了实际境况的升华角度来看世界。若能假设不论好坏的事情,背后都有很大道理,就能推动和平,因为你能肯定一切,不作干预。这种看法影响最深远,亦是最和平的。

 

【问】据你所说,我们不但不应改变世界,还要接受世界本来就是这样?


【答】绝对如是。不过还要加点爱。

 

【问】到哪儿去寻找爱?是否自然流露?


【答】这要透过学习得来。爱源于有所为,源于体验到每个人的界限。我们每个人都有界限,无论善良邪恶,爱让我们确认大家虽有分别,但在心底深层仍有很多共同之处。我们所能体会到最深层的爱,就是确认并接受自己本来如是,本应如是,不可能是其他。若能这样去看,每个人都是完美的,虽然你与我又分别,大家仍可确认大家都是完美的,这就是爱,这种爱比互相拥抱等方式来得深入,与每个人罪深层的力量有和谐共鸣作用,这不是宗教,这种联系是不需深层理解的。

 

【问】你既说不能深层理解,但又称这是最深层的力量,为什么?


【答】这只是比喻。我也可以称之为【伟大灵魂】或者【神秘力量】,但我不会尝试作深层理解。

 

【问】是因为无法深层理解,还是你不愿意去作深层理解?


【答】我没有想得那么远,由得他罢了。要是我在深入一点,对我未必有好处。正如我尊重其他人的存在和意识形态,我也会尊重这种神秘力量的存在,不去揭破它。正因为我与它有距离,我才能和它联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