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热情欢迎您访问东莞市慧爱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网!

热门搜索:东莞心理咨询师,东莞心理咨询,东莞心理医生,东莞心理专家,东莞心理辅导,东莞心理治疗,东莞心理援助,东莞心理障碍,东莞心理疾病,东莞青少年心理咨询,东莞婚姻心理咨询,东莞心理医院,东莞心理诊所,东莞心理机构,东莞心理疏导,东莞心理指导,东莞心理疗法,东莞心理问题,东莞心理压力,东莞心理减压,东莞心理调节,东莞心理康复,东莞心理测试,东莞心理测量,东莞心理健康,东莞心理网站,东莞心理阴影,东莞心理伤害,东莞心理变态,东莞心理创伤,东莞心理恐惧,东莞心理干预,东莞抑郁症,东莞忧郁症,东莞焦虑症,东莞恐惧症,东莞恐怖症,东莞强迫症,东莞疑病症,东莞妄想症,东莞幻想症,东莞厌食症,东莞贪食症,东莞拖延症,东莞胆怯症,东莞狂躁症,东莞抽动症,东莞嗜睡症,东莞孤独症,东莞睡眠障碍,东莞身心障碍,东莞产后抑郁,东莞分娩恐惧,东莞人格障碍,东莞人格偏离,东莞记忆障碍,东莞网络综合症,东莞失眠多梦,东莞失眠症,东莞恐高,东莞洁癖,东莞癔症,东莞创伤后应激障碍,东莞婚姻危机,东莞婚姻家庭咨询师,东莞情感婚姻问题,东莞婚姻挽救,东莞伴侣出轨,东莞疑心吃醋,东莞感情淡漠,东莞失恋挽回,东莞处女情结,东莞产后心理,东莞情感障碍,东莞婆媳矛盾,东莞家庭矛盾,东莞家庭暴力,东莞爱情妄想症,东莞恋爱洁癖症,东莞恋爱胆怯症,东莞结婚恐惧症,东莞性生活不和谐,东莞婚姻关系冷漠,东莞婚前焦虑症,东莞冷暴力,东莞性无能,东莞婚外恋,东莞婚恋情感,东莞网恋,东莞恐婚,东莞沉迷游戏,东莞考前压力,东莞考试焦虑,东莞敏感自卑,东莞学习困难,东莞学习障碍,东莞不爱学习、东莞亲子冲突,东莞性格孤僻,东莞分离焦虑,东莞入园焦虑、东莞品行障碍,东莞阅读障碍,东莞网络成瘾,东莞青少年抑郁,东莞学校恐怖症,东莞儿童孤独症,儿童恐怖症、东莞青春期心理,东莞青少年叛逆,东莞考前心理辅导,东莞亲子沟通障碍,东莞注意力不集中,东莞注意缺陷障碍,东莞人际交往困难,东莞多动症,东莞自闭症,东莞厌学,东莞网瘾,东莞叛逆,东莞学习成绩差,东莞早恋,东莞恐学症,东莞怯场症,东莞不能专心听课,东莞考试紧张综合症,东莞心理成长扭曲,东莞学习成绩下降,东莞记忆减退,东莞社交恐惧,东莞社交焦虑,东莞沟通障碍,东莞升职压力,东莞工作压力,东莞升迁焦虑,东莞情绪困扰,东莞职场减压,东莞人际矛盾,东莞员工援助计划,东莞员工心理减压,东莞人际关系障碍,东莞上班恐惧症,东莞职场自闭症,东莞消除不良嗜好,东莞人际交往困难,东莞偏执性障碍,东莞职业倦怠,东莞职场困惑,东莞人身攻击,东莞回避社交,东莞人际关系不良,东莞同性恋,东莞双性恋,东莞异装癖,东莞窥阴癖,东莞露阴癖,东莞性冷淡,东莞性欲强,东莞性亢奋,东莞性幻想,东莞性厌恶,东莞性变态,东莞易性癖,东莞恋脚癖,东莞恋物癖、东莞摩擦癖,东莞性取向,东莞性心理,东莞处男情结,东莞恋父情结,东莞恋母情结,东莞性虐倾向,东莞性心理障碍,东莞性行为成瘾,东莞施虐,东莞受虐,东莞伪娘,东莞情绪调节,东莞情绪疏导,东莞压力缓解,东莞攻击行为,东莞自卑胆小,东莞性格暴躁,东莞偏执性障碍,东莞情绪管理,东莞情绪失调,东莞嫉妒心强,东莞敏感多疑,东莞性格孤僻,东莞胆小懦弱,东莞易怒,东莞内向,东莞偏执,东莞固执,东莞催眠术,东莞催眠师,东莞催眠治疗,东莞市慧爱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易守成
网站首页 > 手机版内容 > 成功见证

放手就好——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的孩子

 
 
放手就好——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的孩子
 
 
昨天,一对医生夫妇为了孩子的问题约我咨询。孩子叫吴媛,21岁,大一。据他们所言,孩子有幻听、幻觉的现象,甚至还胡言乱语说有人迫害她,要杀她,无法正常学习了。因为妈妈自己是医生,知道一些精神性疾病的指标,于是妈妈觉得孩子的状况非常严重了,就让她退学在家。结果呆在家的吴媛,整天就是上网,也不理人,还时常傻笑,说不想活了......
 
听到这样的描述,我也感觉到情况确实严重,如果描述属事,那么有可能就是:“双相抑郁”“人格障碍”等等。但我还是请他们把吴媛带来,结果在聊天当中,我发现了几个细节:一是,吴媛不管讲什么都没法说完整,因为在一旁的妈妈不断地打断她的话;二是,母亲一直在提醒吴媛,你之前不是那样?不然干嘛这样?没事,和哥哥讲,哥哥会帮助你的。三是,吴媛的应答和思路都是清晰的,眼神也是清澈的,动作行为都很正常,只是不爱说话,问一句,应一句,仅此而已。
 
当时我就知道——孩子没有问题!是父母的恐惧,把孩子推到精神分裂的位置。我这么跟她的妈妈说,但是对方仍有疑虑,依然相当的焦虑。我了解对方想要改变孩子的急迫,以及希望孩子马上好起来回学校去念书的急切。
 
沟通师先给吴媛做了一场沟通,几个小时之后她也认为孩子没问题,是父母自己有问题。然而父母并不相信,更不要说承认自己有问题了,因为那不是她要的答案,不符合她的判断,更因为他们都是权威人士。于是带着孩子走访各大精神病院,在广州某权威机构被某博士诊断为“双相精神障碍”和“精神分裂”,还建议把孩子送去精神病院。
 
还是爸爸长了个心眼,他问孩子送去精神病院愈后如何?博士回答,乐观的话会控制病情,有些病人会自己好起来,但一般情况下用药量会越来越大。那把孩子送去那里是否会给她造成二次心理伤害?当听到答案是肯定之后,他决定不送女儿去精神病院,但是开了大量的精神科药物回家,强迫她服药。
 
吴媛服药不久,就开始出现发胖、昏沉的并发症,(精神科药物含有大量激素。)虽然吴媛的父母可以找到圈内最好的专科医生,但也只能得知,精神分裂目前无法根本治愈,只能终身服药,控制病情,然后慢慢融入生活。
 
听着吴媛爸爸的述说,我心里一阵一阵的悲哀:又一个好端端的孩子,要被整到“精神分裂”!孩子的一言一行,他们都做了“有罪推断”!又一个无辜的孩子要被逼疯了!作为心灵工作者,能做的太有限了!尤其是面对医疗权威给“患者”做“有罪推断”后贴的标签,以及实施药物控制的种种压力,我们的力量太有限了!
 
昨天,他们夫妇俩为孩子的事请我吃饭,吴媛的妈妈先到,一坐下就滔滔不绝地讲她对孩子的焦虑,然后,她把和吴媛的短信聊天记录递给我看。看完之后,我就知道自己找到突破口了——因为她很关注女儿每天的状态。女儿前几个月在家呆不住了,要求去学校学习。刚回学校头几天,吴媛很开心,妈妈在QQ“说说”上看到女儿的状态也很开心。(用妈妈的话,服药之后她比较稳定了。)
 
但是后来吴媛说,读到大三还有七八门考试,考不过就要被退学,那还不如现在就退学算了,不想读书了。妈妈以为女儿又发作了——因为不想念书,所以就又有问题了。对于她自说自话式的咨询,我只是静静的听着,后来终于等到一个契机——吴媛的爸爸到了。我请他说说看法,然后我发现一个细节:爸爸不论说什么,每说两句就必然会被太太打断,5分钟都没办法把意思表达完,压根没有表达意见的空间。
 
于是我决定就从这个契机点开始切入进去。但我又不能直接跟这她说:“我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所以我先绕了一圈——给他们详细地叙述了H城那位个案的故事。他们听着,若有所悟。
 
接着,我还讲了抑郁症的状况:每个患抑郁症的病人都很清楚地了解自己的状态,并且是亲眼看着自己一点一点地走进抑郁,甚至走向自杀。他们不是因为想死,而是因为负面情绪太大,心里太痛,所以只能用毁坏身体的方式来缓解内心的痛。
 
然后,再讲我们进行抑郁症治疗的原理——首先是排空、释放他们的抑郁情绪,再疗愈她们心灵的伤口,然后,再重建他们的心灵机制。等他们的心理素质恢复到比较好的阶段,他的负面情绪就不容易产生畸变,就能彻底走出抑郁。
 
我还讲了一堆我接触的案例,却只字不提他们的问题。看他们听进去了一部分,也自然的链接到他们和孩子的身上,于是我就旁敲侧击地问:“那么,你的女儿在大学里,或者有身边的亲人反映她有问题吗?”(因为他们夫妻俩很不放心女儿的状况,所以经常请亲戚朋友到大学里去看她、接她出去玩。)“他们都说她没问题啊......只要不谈学习,我女儿就没问题,都很正常。”她说。我再追问,她继续说,前段时间到日本玩,因为自己不会英语,所以整个行程都是靠女儿跑前跑后地用英语跟人交流和打点的。我心下苦笑,这样的女儿居然还被认为是精神分裂,到底是谁分裂?
 
这是自己找到的又一个契机!我问:“从这几个方面看,你的女儿有病吗?”她说:“没病……但是她现在不想念书啊!好好的大学她不念,退学了还有什么前途呢,以前不是会念书吗?……”她又说了一堆对孩子未来的恐惧与所谓的判断。
 
这个时候,我知道她又陷入自己的恐惧中了。我问,你们觉得这些“90后”的孩子,真的需要现在大学的教育吗?或者再退一步说,如果你让我去学医,我也会疯给你看。因为我根本不喜欢这些东西,打死我都学不会。
 
然后我再举那个小男孩的例子,他为什么这么乖,肯来被咨询,上课?因为他不想让他的妈妈伤心,失望。他亲口对我说看着妈妈连自己的工厂都不去打理,整天陪着他,为他着急,他很心疼。所以他也想取得好成绩,让妈妈高兴,可是他就是做不到。
 
吴媛现在就是这个状态。她为什么会学医?你问过她真感兴趣、真喜欢吗?很大程度上因为你们都是医生,你们期望她能学医,所以她才去学的。她的所作所为都是因为爱你们,满足你们的愿望,当然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从小一直跟在你们身边,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要成为什么要的人,没得选。
 
可是当她离开你们去到外地的大学后,因为大学生活意味着自由,意味着发展。她发现外面的世界——天哪,原来可以有不一样的生活!特别当她看到别人都可以有不一样的生活的时候,她还可以死心塌地地一直扭曲自己满足你们的愿望吗?从吴媛参加学生会、各种各样的社团,可以判断她有着自己的爱好和主见。所以这个时候,她自然而然就不想念书,具体说是不想学医了,因为那不是她喜欢的,更不是她想要的。
 
就最坏的状况来说,如果吴媛就是好不了,就是一辈子精神分裂,就是不想念书,那你们准备怎么办?准备接受她、愿意陪她一辈子吗?父母的回答都是“接受”,但是同时又说,在能力可以达到的范围内还会继续努力。(可他们的努力是什么——按照自己的目标去纠正女儿!)
 
看他们的心理准备得差不多了,我开始切入正题——很抱歉,从刚才你先生每讲不超过三句话就会被你打断的现象可以看出来,你的聆听能力出了问题;从你跟女儿的短信对话以及上次你带吴媛到我家来,她没办法将一句话讲完整的情况来看,你从来没有听进去女儿在讲什么,更从来不懂得倾听她的心声。你只对她讲道理,不断的教她怎么做,说一些空洞无用鼓励的话。
 
当你女儿跟你讲她很烦躁的时候,当她跟你讲她不想念书的时候,你从来不会问一句——“为什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你是怎么想的?”你总是讲“没关系的,我们要发奋图强。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要坚持过去……”你只会拼命要女儿往前,往前,往前。女儿就对你无语了。你们的对话没有交流,没有感情,完全是自说自话。
 
听到这里,他们有点愣住了。我再继续延伸,从你先生在这里没有一句话可以讲完整就可以判断出,你们夫妻的关系一定是:彼此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内心要表达的是什么,你们之间完全没有办法交流。这时,她对我点头说——是,我们俩总是讲不到三句话,超过三句,就会吵架。
 
抓住这个契机点,我再次切入。你的女儿现在长大了,有自己的意识,你们如果再不尊重她,再对她进行有罪推断的话,就只能把她往死里推,最终的结果就是你们会失去这个孩子。
 
他们被吓到了,问我要怎么办?我说,很简单,放手!父母对孩子的功课就是这两个字——放手。
 
他们又问,怎么放?我说,也简单。孩子是夫妻之间爱情的结晶,天底下没有不爱丈夫而能爱孩子的母亲,同样,天底下也没有不爱妻子而能爱孩子的父亲。因为你们的爱是流经对方才有这个孩子的,所以如果你们夫妻之间不相爱,却谈“爱孩子”——很抱歉,那只是你们转嫁婚姻危机的一种方法。你们夫妻俩已经多年讲话不超过三句,可以说感情都已经破裂了。彼此已经不再相爱,所以你们俩人不把注意力放在彼此身上,而是全部都集中到女儿的身上。所以你们会以为,都是为了这个孩子,你们才不分开的。但是,如果夫妻之间是分裂、对立的,孩子一定也会分裂。如果夫妻感情不好,生活不幸福,孩子从原生家庭里学到的都是不幸,那么她怎么会幸福?
 
什么叫做“精神分裂”。从更高层面去看,精神分裂的个案都是为了疗愈这个家族的创伤而来的。比如吴媛,她为什么会分裂?首先是因为你们俩个的分裂。
 
 
贴士:
 
父母——原生家庭的父母——就是孩子内在的男人和女人,也就是内在的阴和阳。如果父母是对立的,彼此没有爱,关系是断裂的,同样,孩子内在的阴和阳、男人跟女人也会断裂。从灵魂使命的层面来说,孩子为了维持这个家不要破裂,所以他就分裂给你们看。
 
当你们看到孩子是分裂的,有病的,你们俩的矛盾就会转移,不那么激化,你们可能就不会吵架,不会分手了。因为你们有了共同的目标——我们要治好孩子,
 
为孩子付出一切!所以就缓和了矛盾和冲突。孩子的精神分裂就是为了这个来的。如果你们俩的矛盾没有真正缓和的话,孩子就会继续分裂;只有当你们的爱流动起来,矛盾缓和了,孩子就会好了。
 
至于怎么放手,很简单啊。彼此把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你们俩每天忙忙碌碌,事业上都很成功,可家呢?你们从来都不在家里呆着,彼此已经多少年没有好好交流过了?现在的功课——对孩子放手。很简单,必须找到恋爱的感觉,从新再爱上彼此。
 
他们没听过这样的言论,有点傻住了。这个时候,吴媛的爸爸说,其实他也想放手,不过多的干预女儿,但是女儿现在又出现这样的状况,所以打算把工作辞掉,去到女儿那里,买个房子,陪女儿念书,看看女儿有什么需要。
 
当他讲到这里,她又再次打断他的话:“你没听到姚老师说要放手啊,你过去不是给吴媛更大的压力吗?你怎么一点都听不懂人家讲的话!”我马上阻止她继续发挥,说,你还是没听懂你老公要表达的是什么。他不是想表达他要这样做,只是想告诉我他原来的想法。你老公真正的心声是什么?只是要我们了解他,明白他而已。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她的老公,这个快五十岁的大男人,忍不住要掉眼泪,最后控制不了,只好找个借口走出了房间。
 
到这里,问题就越来越明显了,他们的夫妻关系必须改善。否则再把注意力放在女儿身上,只会把女儿逼疯掉。
 
我给他们的功课——每天花两个小时陪伴彼此。
 
怎么陪伴呢?每天两小时的时间,第一个小时,妈妈说,爸爸听。不许有任何其它的话语,只需要说“好,我听到了,请继续,然后呢,后来呢?”第二个小时,爸爸说,妈妈听。也不许打断,不许插嘴,不许回应,只许说“我听到了,请继续,然后呢?”你们这样去练习,或者用自己的方式去找到爱的感觉、初恋的感觉。
 
我的最终要求是,只要你们能重新找到真心相爱的感觉,我保证,你们的女儿不需要治疗,她自动就会好。因为这也是能量的流动,当父母不再把那么多的压力和关注都投射到女儿身上,当他们真的知道女儿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并认真地维护他们的爱情的时候,那么结出来的果实怎么可能不健康呢?
 
这对父母基本接受了以上观念,决定先修复彼此的爱,不再把注意力投射到孩子身上,并且对孩子放手,让孩子做她想做的事。
 
这也是我内在一个执着的完整吧——我最后对他们说,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协助你们夫妻关系的修复。因为如果你们要我去治疗吴媛的话,可以说下多少工夫都没用。因为吴媛的生命来源是来自你们,她的爱也是来自你们,如果你们没有爱,她就没办法被疗愈。所以当你们被疗愈,关系修复了,吴媛不需要再接受治疗,很快就会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