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热情欢迎您访问东莞市慧爱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网!

热门搜索:东莞心理咨询师,东莞心理咨询,东莞心理医生,东莞心理专家,东莞心理辅导,东莞心理治疗,东莞心理援助,东莞心理障碍,东莞心理疾病,东莞青少年心理咨询,东莞婚姻心理咨询,东莞心理医院,东莞心理诊所,东莞心理机构,东莞心理疏导,东莞心理指导,东莞心理疗法,东莞心理问题,东莞心理压力,东莞心理减压,东莞心理调节,东莞心理康复,东莞心理测试,东莞心理测量,东莞心理健康,东莞心理网站,东莞心理阴影,东莞心理伤害,东莞心理变态,东莞心理创伤,东莞心理恐惧,东莞心理干预,东莞抑郁症,东莞忧郁症,东莞焦虑症,东莞恐惧症,东莞恐怖症,东莞强迫症,东莞疑病症,东莞妄想症,东莞幻想症,东莞厌食症,东莞贪食症,东莞拖延症,东莞胆怯症,东莞狂躁症,东莞抽动症,东莞嗜睡症,东莞孤独症,东莞睡眠障碍,东莞身心障碍,东莞产后抑郁,东莞分娩恐惧,东莞人格障碍,东莞人格偏离,东莞记忆障碍,东莞网络综合症,东莞失眠多梦,东莞失眠症,东莞恐高,东莞洁癖,东莞癔症,东莞创伤后应激障碍,东莞婚姻危机,东莞婚姻家庭咨询师,东莞情感婚姻问题,东莞婚姻挽救,东莞伴侣出轨,东莞疑心吃醋,东莞感情淡漠,东莞失恋挽回,东莞处女情结,东莞产后心理,东莞情感障碍,东莞婆媳矛盾,东莞家庭矛盾,东莞家庭暴力,东莞爱情妄想症,东莞恋爱洁癖症,东莞恋爱胆怯症,东莞结婚恐惧症,东莞性生活不和谐,东莞婚姻关系冷漠,东莞婚前焦虑症,东莞冷暴力,东莞性无能,东莞婚外恋,东莞婚恋情感,东莞网恋,东莞恐婚,东莞沉迷游戏,东莞考前压力,东莞考试焦虑,东莞敏感自卑,东莞学习困难,东莞学习障碍,东莞不爱学习、东莞亲子冲突,东莞性格孤僻,东莞分离焦虑,东莞入园焦虑、东莞品行障碍,东莞阅读障碍,东莞网络成瘾,东莞青少年抑郁,东莞学校恐怖症,东莞儿童孤独症,儿童恐怖症、东莞青春期心理,东莞青少年叛逆,东莞考前心理辅导,东莞亲子沟通障碍,东莞注意力不集中,东莞注意缺陷障碍,东莞人际交往困难,东莞多动症,东莞自闭症,东莞厌学,东莞网瘾,东莞叛逆,东莞学习成绩差,东莞早恋,东莞恐学症,东莞怯场症,东莞不能专心听课,东莞考试紧张综合症,东莞心理成长扭曲,东莞学习成绩下降,东莞记忆减退,东莞社交恐惧,东莞社交焦虑,东莞沟通障碍,东莞升职压力,东莞工作压力,东莞升迁焦虑,东莞情绪困扰,东莞职场减压,东莞人际矛盾,东莞员工援助计划,东莞员工心理减压,东莞人际关系障碍,东莞上班恐惧症,东莞职场自闭症,东莞消除不良嗜好,东莞人际交往困难,东莞偏执性障碍,东莞职业倦怠,东莞职场困惑,东莞人身攻击,东莞回避社交,东莞人际关系不良,东莞同性恋,东莞双性恋,东莞异装癖,东莞窥阴癖,东莞露阴癖,东莞性冷淡,东莞性欲强,东莞性亢奋,东莞性幻想,东莞性厌恶,东莞性变态,东莞易性癖,东莞恋脚癖,东莞恋物癖、东莞摩擦癖,东莞性取向,东莞性心理,东莞处男情结,东莞恋父情结,东莞恋母情结,东莞性虐倾向,东莞性心理障碍,东莞性行为成瘾,东莞施虐,东莞受虐,东莞伪娘,东莞情绪调节,东莞情绪疏导,东莞压力缓解,东莞攻击行为,东莞自卑胆小,东莞性格暴躁,东莞偏执性障碍,东莞情绪管理,东莞情绪失调,东莞嫉妒心强,东莞敏感多疑,东莞性格孤僻,东莞胆小懦弱,东莞易怒,东莞内向,东莞偏执,东莞固执,东莞催眠术,东莞催眠师,东莞催眠治疗,东莞市慧爱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易守成
网站首页 > 手机版内容 > 成功见证

等,等,等,等到人都散了

 
 
等,等,等,等到人都散了
 
 
一开始沟通的时候,个案说的最近挂碍的事,是和男友的关系,我就问和男友的关系怎么了,她的回答就是,慢慢的淡了!
 
发生了什么让你和男朋友的关系慢慢的淡了?(按基本步骤找具体事件)没有,就是慢慢的淡了,就是好久都不联系了,每次的关系都是这样的,好久都不联系,然后就淡了,然后就分手了;
 
哇?这个没有具体事件这要怎么沟通?
 
这个时候如果死板的问,那往更早之前去找其他类似的事件,个案十之八九会和你说,一直都这样啊,就是这样的啊;
 
所以,还是需要技巧的引导个案去把和男朋友交往而慢慢淡下来的关系模式,稍微带出来;虽然没有具体事件,但要清楚明白第一个挂碍的事件中的因果关联时,就可以了;
 
而第一个事件就是个案挂碍的事件!这点很重要,第一个事件统领整场沟通,因为个案就是因为这个挂碍而来沟通的,虽然深层沟通是要求个案放开自己的心灵,不预设沟通主题,让心灵自然流露,但作为沟通师一定要学会从第一个事件就看到整场沟通要跑的主轴,或者因果关联在哪里!
 
【心得】沟通师要做到能收能放,不管个案的主题跑到哪里,一定要清楚记得,个案第一个事件里面的因果关联,还有个案心灵真正挂碍的是什么?以及所挂碍事件中的因果关联;好了,当第一个事件差不多带清楚了之后,就开始按部就班的往前跑事件了,没有种子的事件就一个一个往前走;当然,从第一面见到个案的时候,直觉就告诉我,这是个身心分离很严重的个案;(这些从对方说话模式中就可以觉知到这样的信息,因为对方会很明显都是用头脑,而不是用心!)
 
这个时候,往往可以直觉的判断,应该是有发生什么重大的事件,才会让她身心分离的如此严重;而沟通了几个事件后,就知道,果不其然,在带的几个事件中,按照人之常情,是有重大的失落与伤害在里面;可是当我要她去重复那些点的时候,哭是会哭,可是感觉就是不对,发现她的情绪犹如蜻蜓点水一样,就是吱吱呀呀几声后,就没声了;
 
于是,先不管它;
 
就这样,按部就班的一个事件一个事件的往前带;当沟通到一个事件的时候,突然间灵光一闪,直觉就是知道,这个点一定要做深入下去;事后分析起来,可能那个点应该是对个案影响很大的一个重大事件;
 
首先,是个案自己考学(高考)失败后,情绪状态本来就是非常非常的失落,然后,就是个案和弟弟吵架,吵架后,她就得了很严重的高烧,还因此得去医院住院打针,回来之后,又得继续挂瓶打点滴(这里已经可以知道,个案的心灵状态是处于非常生气的情况下了,但是,没有表达,于是身体就发高烧,而且是严重的高烧;);
 
在整个人都软绵绵的在床上挂吊瓶的时候,父亲居然在她住院期间偷翻到她的日记;而且还把日记中关于“可疑的部分”做上记号(也就是个案自己记录的一些关于暗恋的私密),父亲还拿给姑姑看,也给姐姐看了(父亲以为就此找到证据,因为暗恋其他人而导致她学习的落后);
 
因此,在个案各个方面(身心)都处于极度失落与虚弱的时候,爸爸不仅不安慰还雪上加霜;还用个案的日记本伤的内容来骂她,来教训个案;
 
爸爸一边把日记本摔在地上,一边骂着她:“高中也有,师范也有,自作多情!”
 
抓住这个点,我下指令要她一直重复,发现,我怎么让她重复,她都是没有情绪的,只是会描述她的情绪与感受,“非常恨他”“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问她,看到爸爸这样做,你的内心是什么感觉?“好像被强奸一样的感觉。”“耻辱,撕裂的感觉,”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的语气还是平平淡淡;一重复,她就和自己的情绪隔离开来;
 
于是停下来,唤醒,直接和个案的大脑进行交锋,(必须要她的第六意识来配合,一起攻破这个点,如果无法拿回当时的伤痛与情绪,后面的沟通就都会是无效的;)
在和她做了大约30~50分钟的分享交流,充分满足了头脑的疑问之后,开始,再度带进去,于是,个案的意识和我的指令开始配合了,逼着自己去面对,去经验当时的事件;
 
于是,情绪开始一点一点的浮现出来了,体觉也开始一点一点的出来;
 
再一次的沟通开始。
 
(回到刚才叙述的事件,看着爸爸的脸,用你爸爸的口气,再重复)他说:高中也有,师范也有,自作多情!(再重复)
 
他说:高中也有,师范也有,自作多情!(再重复,再重复,再重复)
 
好烦,我说。情绪有微妙的变化,本来是抱着枕头的,觉得那是束缚,给我滚吧。滚。为什么这么说我,我哪有自作多情,我有那么让你丢脸吗,我是谁,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凭什么!
 
头疼,头疼。。。。我双手紧扣着太阳穴,一到有头疼的感觉,就是穿越遇到阻碍,大脑在控制,穿不过去这个点。
 
(把自己的情绪完全的表达出来,再重复)他说:高中也有,师范也有,自作多情!(再重复,再重复,再重复)
 
他说:高中也有,师范也有,自作多情!(重复)
 
胸口痛(什么感觉),像一把刀子插进来(回到胸口痛的感觉),像一把刀子在搅。(体会这种感觉,看着你爸爸当时的表情,再重复),他说:高中也有,师范也有,自作多情!(重复)
 
他说:高中也有,师范也有,自作多情!(重复)
 
终于,我边缓缓扭转过身子,声音在发抖着,哭出来了,痛哭出来了。
 
在整个过程中,陪伴着个案把她的愤怒一点一点的激发出来;
 
用爸爸那句话不断不断的冲击着个案的心灵,当她的愤怒值达到最高的时候,开始引导她对着爸爸去表达那个愤怒,
 
可我发现,她虽然在表达自己的愤怒,但还是表达的不够充分;还是在用头脑在表达自己的愤怒,我觉察到,个案的潜意识里面还是知道,爸爸就是那副样子,和他怎么表达都是没用的,有什么好表达的,就算死命的骂他,又如何,没有用的;
 
所以,这个时候,你要对方怎么观想爸爸过来,或者就算爸爸站在面前来让个案表达,个案都是表达不出来的;
 
【心得分享】对这个点,我自己有非常非常深的体验,对家人表达最困难的点往往也在这里,因为知道,对方就是那副鬼样子,对方就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我们就会心死了,连表达都懒的表达了;因为没用了;
 
“哀大莫过于心死”,很多时候,我们不表达,不会表达,是因为我们对对方完全的心死了,所以,就不想再浪费精力去表达了;
 
如果个案是处于这样的心灵状态,你要个案怎么做宽恕沟通都是无效的,就算是找到最初因,就算是,彼此融入彼此去了解,那都会是无效的;
 
所以,一个人如果连愤怒都不会了;那这个人的心基本上和死人是没什么两样的;也因此,愤怒是点燃生命力非常好的一个引擎,个案的生命力必须被点燃,爱必须要流动起来,而爱要流动,用恨居然是个非常好的方法;
 
所以,当时,我突然对着个案大声的吼出来,我用尽海底轮的力量对着个案吼出来,
 
“对着你爸爸的灵魂表达出来,他的灵魂什么都收的到!!”
“他的肉体是无明的,可是他的灵魂什么都懂!!”
“对着爸爸的灵魂把你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愤怒都表达出来!!”
“表达出来!!”
“不够大声,爸爸听不到!”
 
每一个指令都重重的敲打在个案的心灵上,我用我的愤怒带动她的愤怒;
最后,个案终于卸下所有的防御了,所有的委屈,愤怒,悲伤,一下子全部倾泻出来了;
“哇~~~”终于痛哭出来了,完全就是个受伤的小孩,抱着枕头,抖动着肩膀,“呜呜呜呜”大声的,痛快的吼着;
自此,后面的沟通就如行云流水一样流畅了,基本上是指那打那了;
 
最后的两个对这场沟通影响重大点;
 
一个是,个案小时候,在还上学之前,差不多5,6岁的时候,爸爸妈妈总是不在家,个案肚子很饿,但是没有吃的,于是总是一个人在门口等着妈妈回家;
 
总是一个人在门口等着,于是这就形成了个案的无明种,
 
“我总是一个人在门口等”,(再重复,再重复,再重复,再重复,再重复,再重复,再重复)
 
(你在等什么),等他们回来,回来给饭我吃,等啊等,等啊等(再重复,再重复,再重复,再重复,再重复)。
 
很快,在沟这个点时,我很快就哭出来,不停的重复,边念边哽咽,浑身抽搐着。放声的呜呜呜呜的哭出声来。脑海中浮现的是,那么多人经过我的生命,可是都离开了我,我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孤零零的,在等。我好伤心,好伤心,好伤心,总是一个人在哭,让我尽情的哭吧。
 
回应于沟通的第一个事件,个案对于生命中的每段关系,总是这样等,总是等,等到最后关系慢慢的淡掉,等到关系断了;
 
因为潜意识中的这个等待的种子,让她必须要等,不等就没有饭吃,于是就形成了这样一个种子;
 
最后,再带到胎儿期与产道期,找到巨大的被否定的种子;
 
离开这是时间点,再往前看能不能回到胎儿时期
很多人指着妈妈的肚子,
(你在哪里)在妈妈的肚子里,
(多大了)好大了,快生了。
(去听听他们对妈妈说什么),他们说,再生个女儿怎么办。(你妈妈怎么想)我妈妈好害怕再生个女儿。
(那你有什么感觉呢),我不想出来。
(然后呢)然后出生了,在奶奶家,黑黑的,晚上,我一会就出来了。
(当时旁边有谁),奶奶,妈妈,接生婆,奶奶走来走去,妈妈身边一边一只蜡烛,一边一只蜡烛,
(当时你在干嘛)不记得了,我好乖。妈妈扭过头,流眼泪,奶奶不高兴。
(恩,了解哦)。。。。。。
(然后呢),这个孩子到底是要还是不要(是谁在说),不知道,
这个孩子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再重复),
这个孩子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再重复N次),
又一个爆点,我扭转着身体,开始大哭,不停的让我重复,
这个孩子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再重复),
要还是不要,要还是不要,要还是不要。。。。。
不要我为什么要生我(把心里的情绪愤怒都发泄出来),
 
到。。底。。要。。还是。。。不。。要。。。。,要。。还是。。。不要。。。。。要又怎么样,不要又怎么样,(回到当时你妈妈的心里,有什么想说的吗)怎么办,又是女孩子,(恩,你是什么感觉),女孩又怎么了,女孩你自己养嘛,你。。自己。。。还不是女的。。。,感觉到自己皱着眉头,对妈妈的不满。
这个种子也是巨大无比的,一边重复着,个案一边嗷嗷的吼着~~~
 
串联起来,一切就都明白了,因为,一出生,就面临着,一出生就是不受欢迎,一出生,就是被决定要不要!
 
所以,一个一出生就被否定的人,要她去爱自己,怎么可能?
所以,个案今生最怕的永远都会是面临被选择,或者被决定要或者不要的时候;
但个案的头脑是不会知道这些的,头脑是永远不知道无明种的作用力的;
 
头脑会告诉个案,(在亲密关系中)我要有起码的自尊,所以,我不会去问对方,到底要不要我!
 
因此个案永远不会明白,好像,在亲密关系中,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为何每次关系都就是会这样慢慢的淡了,就是这样淡到最后关系断了;
 
谁会想到,个案感情关系的一再轮回,居然会是因为这些种子;
 
种子清的够干净,个案在生活中会自然的领悟,也因此我交代她,最好把整个沟通过程都记录下来,因为这样对于她后续的继续疗愈是非常有帮助的;
 
而一个种子的作用也是多面向,这个点,我还是鼓励她再用多一些时间去化解,去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