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热情欢迎您访问东莞市慧爱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网!

热门搜索:东莞心理咨询师,东莞心理咨询,东莞心理医生,东莞心理专家,东莞心理辅导,东莞心理治疗,东莞心理援助,东莞心理障碍,东莞心理疾病,东莞青少年心理咨询,东莞婚姻心理咨询,东莞心理医院,东莞心理诊所,东莞心理机构,东莞心理疏导,东莞心理指导,东莞心理疗法,东莞心理问题,东莞心理压力,东莞心理减压,东莞心理调节,东莞心理康复,东莞心理测试,东莞心理测量,东莞心理健康,东莞心理网站,东莞心理阴影,东莞心理伤害,东莞心理变态,东莞心理创伤,东莞心理恐惧,东莞心理干预,东莞抑郁症,东莞忧郁症,东莞焦虑症,东莞恐惧症,东莞恐怖症,东莞强迫症,东莞疑病症,东莞妄想症,东莞幻想症,东莞厌食症,东莞贪食症,东莞拖延症,东莞胆怯症,东莞狂躁症,东莞抽动症,东莞嗜睡症,东莞孤独症,东莞睡眠障碍,东莞身心障碍,东莞产后抑郁,东莞分娩恐惧,东莞人格障碍,东莞人格偏离,东莞记忆障碍,东莞网络综合症,东莞失眠多梦,东莞失眠症,东莞恐高,东莞洁癖,东莞癔症,东莞创伤后应激障碍,东莞婚姻危机,东莞婚姻家庭咨询师,东莞情感婚姻问题,东莞婚姻挽救,东莞伴侣出轨,东莞疑心吃醋,东莞感情淡漠,东莞失恋挽回,东莞处女情结,东莞产后心理,东莞情感障碍,东莞婆媳矛盾,东莞家庭矛盾,东莞家庭暴力,东莞爱情妄想症,东莞恋爱洁癖症,东莞恋爱胆怯症,东莞结婚恐惧症,东莞性生活不和谐,东莞婚姻关系冷漠,东莞婚前焦虑症,东莞冷暴力,东莞性无能,东莞婚外恋,东莞婚恋情感,东莞网恋,东莞恐婚,东莞沉迷游戏,东莞考前压力,东莞考试焦虑,东莞敏感自卑,东莞学习困难,东莞学习障碍,东莞不爱学习、东莞亲子冲突,东莞性格孤僻,东莞分离焦虑,东莞入园焦虑、东莞品行障碍,东莞阅读障碍,东莞网络成瘾,东莞青少年抑郁,东莞学校恐怖症,东莞儿童孤独症,儿童恐怖症、东莞青春期心理,东莞青少年叛逆,东莞考前心理辅导,东莞亲子沟通障碍,东莞注意力不集中,东莞注意缺陷障碍,东莞人际交往困难,东莞多动症,东莞自闭症,东莞厌学,东莞网瘾,东莞叛逆,东莞学习成绩差,东莞早恋,东莞恐学症,东莞怯场症,东莞不能专心听课,东莞考试紧张综合症,东莞心理成长扭曲,东莞学习成绩下降,东莞记忆减退,东莞社交恐惧,东莞社交焦虑,东莞沟通障碍,东莞升职压力,东莞工作压力,东莞升迁焦虑,东莞情绪困扰,东莞职场减压,东莞人际矛盾,东莞员工援助计划,东莞员工心理减压,东莞人际关系障碍,东莞上班恐惧症,东莞职场自闭症,东莞消除不良嗜好,东莞人际交往困难,东莞偏执性障碍,东莞职业倦怠,东莞职场困惑,东莞人身攻击,东莞回避社交,东莞人际关系不良,东莞同性恋,东莞双性恋,东莞异装癖,东莞窥阴癖,东莞露阴癖,东莞性冷淡,东莞性欲强,东莞性亢奋,东莞性幻想,东莞性厌恶,东莞性变态,东莞易性癖,东莞恋脚癖,东莞恋物癖、东莞摩擦癖,东莞性取向,东莞性心理,东莞处男情结,东莞恋父情结,东莞恋母情结,东莞性虐倾向,东莞性心理障碍,东莞性行为成瘾,东莞施虐,东莞受虐,东莞伪娘,东莞情绪调节,东莞情绪疏导,东莞压力缓解,东莞攻击行为,东莞自卑胆小,东莞性格暴躁,东莞偏执性障碍,东莞情绪管理,东莞情绪失调,东莞嫉妒心强,东莞敏感多疑,东莞性格孤僻,东莞胆小懦弱,东莞易怒,东莞内向,东莞偏执,东莞固执,东莞催眠术,东莞催眠师,东莞催眠治疗,东莞市慧爱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易守成
网站首页 > 成功见证 > 成功案例

她为什么就是让自己不好过?

 
她为什么就是让自己不好过?
 
 
一个灵魂对于自己曾经做过的不该做的事,是会产生执着和挂碍的,会在内心深处就有一种内疚和自责,这会让你内心痛苦,而且会在不察觉的情况下对自己进行自我惩罚,吸引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例如,一个人曾经背叛自己的爱人,他的内心就会非常内疚和自责,他就会产生一个信念:“觉得自己很不好”,他就会吸引很多事情来让自己过得不好,比如自己遭到感情的背叛、被抛弃、被羞辱,或者是事业失败、生活波折。可怕的是,一个人自己很难意识到这一切是因为什么而导致的,更说不上如何化解,所以很多人的生活是陷入不停的痛苦轮回中而无法解脱。
 
最近我沟通了两个这样的个案,很想分享出去,让有相同感受的人看到可尽快做沟通化解。
 
【 案例一】:有个上五十岁的妈妈,她是因为儿子的事来找我的,她说她快给儿子气死了,自己为人那么好,可是就有个无恶不作的儿子,从他出生来就让她不好过,可是当我跟她分享了我如何带着自己的伤痛把错误的爱施予我心爱的女儿的经历后,她仿佛看到自己对儿子的伤害,心生忏悔,就约了十个小时的沟通,也只是做了五个小时沟通就把儿子的无明种清理了,儿子奇迹的去上《弟子规》的课,学习如何去感恩父母。
 
她看到儿子有了那么大的变化,她也来做了沟通。在沟通中了解到她的确是个很善良的女人,可是从她的经历中看到她受尽别人的欺凌,自她出嫁后就受尽婆家的欺负,她也不明白,自己对他们可孝顺的,可是总经常受到他们的白眼闲言,最后忍受不了只得要求丈夫离开家乡往外发展,也可好丈夫对她很怜爱,她也说是因为他的丈夫她才坚持到现在。现在生活好起来了,也安宁不了,总给自己的妈妈和儿子气她,气得满身是病,她一边说自己的事一边是满肚的疑惑,不知为什么自己的命运是这样。
 
可奇怪的是,她说到那些伤害事件的时间是没有很大的情绪,只是在喋喋不休的述说。后来往前找才跳出一个事件,那是她20岁出嫁前的时间在奶奶家住,与奶奶感情很好,有天晚上有听到奶奶在骂她爸爸的声音,然后到半夜听到奶奶不断在拍床的声音,她给吵醒,可不知为什么她就一动也不动,一直在害怕,就不起来看奶奶,第二天醒来后她迫不及待去看奶奶,看到奶奶睡着就以为没事,上班去了,等到下午回来才知道奶奶已在昨晚往生了。
 
她实在接受不了,她不敢跟别人说,是她那晚没有起来才让奶奶死去的,是她害死了奶奶,她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后来在光中让她与奶奶对话,把当时自己的负罪感说出来,她说自己这么多年都无法原谅自己,她一直有发恶梦,梦到奶奶死得好痛苦的样子,她也不明白自己那晚就是一直在恐惧,不能起来,她不断的跟奶奶忏悔,然后我让她融入奶奶去了解奶奶的心声,她听到奶奶告诉她不要挂碍她的事,她是够时间就要走的,奶奶没有怪她……
 
可是当我问她“那奶奶没有怪你,你还会责怪自己吗? ”她很坚决的说:“我真的无法原谅我自己”后来我让她不断的融入到奶奶的心,让她去理解,奶奶的死是自然发生的事,与她没起来看她是无关的,最后她才愿意放下来,在光中去拥抱奶奶,告诉奶奶她可以原谅自己了,也愿意放下了 ……她终于把心中的石头放下来了,奶奶也了无挂碍的离开到她该去的地方了,真的是生死两双安了。回来后她领悟到,她这么多年来就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总觉得自己是有罪的人,也不断的让自己不好过,自己出嫁后所发生的种种事情,现在面对的种种困境都来自于自己对自己的惩罚……
 
 
【案例二】:在一个特殊的因缘下给这位女生做了简短的三个小时的沟通,她年过三十了,可在情感路上总找不到可安定下来的感觉,内在有很多负面的情绪压抑着,总是开心不起来,她不知为什么,自己没有犯什么的错,可是却受到很不公平的待遇,她说可能是我的前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吧。那天她在上课时不知为啥被触动了,我就利用大家吃饭的时间给她做了简短的沟通。
 
后来她有去到小时候父亲打她的事件中,看到父亲打她时是那么的狠,对她一点都不怜惜,她不明白在三姐弟中,父母是对她最不好的,甚至在她十岁时有次她病睡在医院,矇眬中听到妈妈伤心的哭,别人劝她,她说是为了家里那两个小子没人照顾而担心哭,竟然不是为了她病倒而伤心,她当时就想“妈妈很不爱我,妈妈连我的生死都不重要,我不值得妈妈爱我……”
 
她去到她小时候住过的地方,看到当时发生的一件事,当时她五岁,和妹妹一起玩着,看到二奶奶把她们的妈妈骂哭了,她们俩对二奶奶很气就学着大人说的对个玉米桩用刀来刺咀咒二奶奶。可到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听到妈妈说二奶奶在昨晚就死去了,她俩吓得什么都说不出来,跑到床上害怕颤抖得不得了……
 
她还看到自己后来到二奶奶灵堂的时候产生幻觉,觉得二奶奶从官材中出来捉着她的背,要把她拉进官材里,她心想:“是我害死她的,她怎么对我都可以”,她突然看到爸爸打她的时候原来是二奶奶在打她……原来她一直心甘情愿的受着惩罚。我让她们在光里面去对话化解,那二奶奶显得好气愤,她咬牙切齿的指着她骂“你知道吗,是因为你让我一直不能超生,你让我一直留在这里,你知道我有多苦吗……”后来才明白,是她一直以为是因为她们的咀咒害死了二奶奶的,所以她一直挂碍着,觉得自己有罪,她让自己成长的过程中不断的受到伤害,以此来惩罚自己,二奶奶也因为要配合她而一直不能离开,在光中我让她们互相的理解对方和宽恕,当她明白到二奶奶的死不是因为她们做了咀咒而死的,是她本来就到了时间要离开,这是个巧合,她也终于能原谅自己了,二奶奶才了无挂碍的跟着光离开,去她该去的地方……她也终于放下了多年来心中的那石头。
 
我好感恩这两个个案给我的示现,让我对罪恶感和生死两安有个更深刻的理解,最后我用守护灵对罪恶感的解读献给大家:罪恶感是心灵的毒瘤,若不先好好的面对清除的话,放久了也会形成身体的毒瘤;罪恶感也是一种心灵状态,一种自我惩罚、自我责备,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解脱的状态,是一种最具破坏性的情绪。在此状态下我们无法看到生命的喜悦,我们不断的贬低自己、看轻自我、自我怀疑、觉得自己不好,甚至你会不断的去寻找各种赎罪或许多宗教救赎方法,来试图让自己解脱,即便如此,依然无法得到真正的救赎,然后陷入绝望的恶性循环中,最后只有选择逃离这一切,甚至逃离自己的生命了。面对罪恶感最好的方法只有如实的面对自己过去所做的,先把事情内容精确的揭露,发露出来,找一个人扮演你的“良知”面对他(她)表露出自己过去所做种种诸恶业,并真诚的忏悔且永不再犯即可,如实的面对完,心中的罪恶感必然消失。